花木兰为什么要自己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当时的部队不发放战马和武器吗

2019-12-03 14:50:08

首先明确一点,木兰从军自备资装这一点,是早期府兵制的特色。咱家在另外的回答里也提到,早期府兵征募对象是相对富裕的中小地主,国家对其相应的酬劳是:1)减免租庸调税;2)军功授田;3)分享战利品,是具有很强封建性的军事地主阶层。以现代职场为例,不是包吃包住的合同工(世兵)临时工(壮丁),而是可以分享战争红利的小股东。所以从一开始,府兵阶层的门槛高,其要求也高,从上到下什么东西都需要自备。1、驮马。府兵制早期战马是否统一由国家配备已不可考,但隋唐时战马皆为官马,府兵需要自备的是用来驮装备补给的驮马。隋代以前,一伙单位的十人府兵需自备八匹驮马。——所以,不要以为木兰有马就是骑兵,她也可以是步兵的。2、器仗。甲、弩、矛、槊、具装等重兵器由官府准备,然而弓、矢、横刀还有陌刀等轻兵器(注意,堪比绝地光剑的“唐代大杀器”陌刀是轻兵器,手动微笑)则需要府兵自备。这里有一个陷阱是,府兵自备的兵器先要统一上缴官库,然后随机领取——极端点说,你把祖传的屠龙刀上缴后领回来的有可能是把砍柴刀。所以唐代的实践方法就是,你缴一笔买兵器的钱,国家统一采购,理论上所有权归你,但是你要用必须申请,弄丢了弄坏了还得赔钱——换而言之,就是国家将轻兵器采购费用转嫁到府兵头上。3、资装。这个范围就广了,从随身工具如打火石,到军装、帽子、鞋袜,再到五十天的口粮(麦饭九斗,米二斗),都是需要府兵自备的。另外以伙、队为单位的基层集体,帐篷、工具、炊具等也要府兵集资自备。总结下来,府兵制度下,官府只发放重兵器和战马,其余驮马、轻兵器以及资装、口粮全部需要府兵个人自备。(换在现代,就是坦克、机枪、火箭筒和头盔、防弹衣这些国家负责,其余军装、携行具、步枪、刺刀、寝具乃至单兵口粮完全由士兵自备——对了,还有机动用的车辆也要自备哦~)。这就是为什么晚唐至北宋,无数人想恢复府兵制度的动力——太TM省钱了,官府完全耍流氓啊!(版权属于迪士尼爸爸,侵删)刘木兰不但要买马和刀剑,还要自己买衣服、帽子、袜子、鞋子、包包、配饰,还有五十天份的零食……这情节够迪士尼拍电影三部曲了。然而之所以此后府兵制一直没有能够复辟,原因是府兵制的经济基础不可能恢复了。近代以前,多强调府兵的“寓兵于农”“兵农合一”优点,认为其兵源主体是“平时耕种、战时出征的自耕农”。然而岑仲勉先生作了很简单一道算术题:府兵每月服役15天,战时还要行军远征,求:其一年能花多少时间耕地?——答案当然是没有啦!这就是为什么一上来我说,府兵制的基础是很强封建性的军事地主阶层。一个典型的早期府兵家庭运作模式是:三分之一的男丁脱产从军,剩余家庭人员组织奴婢从事生产;一方面享受赋税减免,一方面以军功授田和战利品不断扩大再生产。其存在的基础,一是要有持续掠夺对象作为激励机制,二是要有稳定的阶层作为兵源。唐代完成统一之后,虽然也在不断对外扩张,但府兵的授田一直无法保证(敦煌出土文书中大把应授百亩、实授二十亩的例子);另一方面,北朝府兵的兵源最初范围有限(陈寅恪归纳为“军事贵族”),隋唐以来不断扩大府兵兵源的副作用是,一般的自耕农阶层根本无法承担府兵的巨大支出。以木兰的家庭为例,家庭人口有爷娘、阿姊、木兰、小弟,男丁较少,无论充当兵役还是作为劳动力都显不足。如果木兰家是没有奴婢、佃农的自耕农家庭,又没有木兰代父从军,那么其结果很有可能就是如褚遂良所述的“破产办装”了。木兰辞是文学艺术故事,其中木兰的成功有许多的偶然性。我们需要明白的是,木兰不但要面对战场上的生命危险,有可能也要面对事关全家人存活的经济压力。这样才愈发体现出花木兰这个经典形象的魅力所在。(小彩蛋)至于另一个问题一起答了,为什么木兰作为军人却会“不用尚书郎”?木兰辞中有句“策勋十二转”,一方面我认为是对其军功的文学夸大,一方面确实也符合北周至隋唐以来的勋官制度。十二转即到达勋官最高品“上柱国”(视正二品)——但是注意,品阶只代表名义上的地位,一级战斗英雄可能比总理更有名,但是实际上的待遇和权位则是两码事——正二品的上柱国如果要转业做官,必须从五品官开始做起,而“尚书郎”就包括在从五品上的“诸司郎中”内。

上一篇:法学研究生选南开还是武大
下一篇:今日的中国有哪些方面不如明治维新到二战间的日本
  • sy_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