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的造型在机器人机甲美学中是否已经是最优解了

2019-11-29 14:50:40

“没人提起我,果然全宇宙都是恨我的。”“可笑啊,”他悲哀地感叹道,“当你认为生活已经糟糕得不可能再糟糕了的时候,它居然真的更糟糕了。”“我的脑容量相当于一颗行星,他们却让我把你们带到舰桥上去。这称得上是令人满意的工作吗?我当然不这么认为”“生活,”马文悲哀地说,“厌恶它或者忽略它,总之不可能喜欢它。”福特在他身边蹲了下来,冷得发抖,“为什么你会脸朝下趴在灰尘中?”“要想悲惨的话,这是一个好办法。”马文说,“别装出一副想和我说话的样子,我知道你恨我。”“不,我不恨你。”“是的,你就是恨我,大家都恨我。这是宇宙形态的一部分。我不得不和一些人交谈,然后他们就开始恨我了。甚至机器人也恨我。如果你没有注意到我的话,我想我很可能会走开的。”他用脚支撑着爬起来,坚定地面朝相反的方向。“那艘飞船也恨我。”他指着警用飞船,心灰意冷地说。“那艘飞船?”福特突然兴奋地说,“它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它恨我,因为我对它说话了。”“你对它说话?”福特又叫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很简单。我非常无聊和沮丧,所以就跑过去把自己和它外面的电脑对接口联了起来。我对那台电脑说了很久很久,向它解释了我的观点,从宇宙一直到它自己。”马文说。“然后呢?”福特追问道。“然后它就自杀了。”马文说,随后迈开大步朝着黄金之心号走去。你知道,你没有必要装出关心我的样子子。”马文最后说,“我很清楚,我只不过是一个机器仆人。”“好了,好了,”赞福德说,“可你究竟在哪儿?”“‘反转初始推力,马文,’这就是他们对我说的话‘打开三号气闸,马文。’‘马文,你能把那张纸捡起来吗?’我能把那张纸捡起来吗?!我,拥有相当于一个星球的智力,他们却叫我……”“好了,好了。”赞福德几乎没有丝毫的同情。“不过我已经非常习惯受辱了。”马文嗡嗡地说,“如果你希望的话,我甚至能跑去把我的脑袋浸在一桶水里。你希望我把脑袋浸在一桶水里吗?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等一等。”“嗯,嘿,马文……”赞福德打断他说,可是已经太晚了。电话里传出“当”的一声,还有汩汩的水声。“他都说了些什么?”崔莉恩问。“没什么,”赞福德说,“他只是打电话告诉我们他要洗头。”来自《宇宙漫游指南》

上一篇:芥川龙之芥的罗生门主要讲了什么
下一篇:窦娥冤里为什么婆婆不替窦娥贿赂县官
  • sy_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