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界为什么有许多学者一直在为废除死刑而努力_2

2020-02-26 22:10:45

1、不废除死刑,说明死亡的最终仲裁权在政权手里;如果废除了死刑,死亡的仲裁权是客观存在的,那时死亡的最高仲裁权就落到资本手里了。死刑的全面废除,侧面反应了资本夺权最终成功。资本可以买最好的武器,雇最好的杀手,干掉他不爽的人,比如干掉林肯和肯尼迪,连总统都能干掉,其他劳动力阶层的维权人士简直就是蝼蚁。如果政权尚保留着死亡最终仲裁权,资本雇凶行使死亡最终仲裁权的能力和欲望就会被压制。区别在于政权行使这个权力毕竟要走流程,资本雇凶杀人只看技术(杀手技术)。总之,最终死亡仲裁权是一个社会的最后底线和刚需,你不占领他就占领。2、死亡是最后的平等,它能摊平阶级。资本是渴望废除死刑的,第一条已经表明了夺权的政治需要,而实际操作中,如果废除死刑,资本阶层再大的罪过都能用他们哪怕是罪恶得来的钱一点点摆平,废除死刑使得对罪恶的惩罚没有终点,只要资本不断添加,罪恶便会被稀释。换种说法,如果没有死刑,罪恶是无极限的;如果有死刑,对过线罪恶的惩罚无法用资本去稀释,反过来就使罪恶变成有限的了。3、现代西方法律脱胎于资产阶级法律,基本立场是站资本的,因为资本付得起高昂的辩护费用。废除死刑,增加了法律从业者的活动空间,用资本稀释罪恶的过程就是在法律人员的操作下完成,自然相关法律人员需要得到极高的佣金。利益驱使了法律资本的崛起,在美国,那些有大量法官资源的知名律所,能够接到各种高标的案子,使自身跻身于资本阶层。废除死刑,增加了法律从业者的利益空间可能性,所以当然要求之。4、美国有大量私人监狱,靠政府财政转移支付获取高额资本,当然也希望废除死刑。多判几年,多几年政府拨款;枪毙了政府不会给死人拨款。5、一些基层的贩毒、黑帮等活动,不会影响到美国资本阶层的生活,一般只祸害底层劳动力阶层以及中产。而且很多毒品的幕后大佬本质是药物供应链资本家,所以对毒品必须暧昧,轻罚都是必须的,更不能提死刑了。关于贩毒、吸毒有哪些骇人听闻的事实?6、如果大家对于法律资本化以及美国私营监狱的情况不甚了解,可以参见下面文章:继续者张付:《法律资本化与转帖抓人》——————————————————————个别支持废除死刑的法律人士撕下了本应有的斯文,在评论里直接破口大骂、揶揄挖苦,大部分被系统删除了。甚至有律师诅咒我死(精选评论后面已经挂出去了一些)。这些法律人士大多立场是:能够支付起他费用的客户利益为大,没有善恶、没有正义,谁给钱多,就利用自己的知识让谁利益最大化。这就是所谓的打手法律人,他们可能成为资用法律人,殴打劳动力阶层;也可能在政治博弈中充当打手。总之,对于个别法律人,法律只是他们恃强凌弱聚敛钱财的工具,因为资本阶层付的起更高昂的打手费。美国大资本阶层,对抗民众,驾驭美国政府,就利用了手下大量资用法律人打手。目前美国的政治乱象,关注的人可以找到大量法律人充当利益集团打手的例子,这里不再赘述。

上一篇:德克诺维茨基究竟有多强
下一篇:健身真的会吸引女孩子吗
  • sy_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