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相关的古诗词 关于周字这种说法有根据吗周字甲骨文是否从用从口

2019-11-09 12:51:12

1.「周」既不是商人所造,也不是周人所造,只能说「周」字已见用于商代甲骨文。「周族自己没有文字。甲骨文“周”字是商人所造。」可能来自一个流传很广的误解——「甲骨文是最早的汉字」。又因为甲骨文的主体是「殷墟甲骨」(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些属于西岐的周原甲骨),所以作者自作主张引申这样一个推论——甲骨文「周」就是商人所造。而「甲骨文是最早的汉字」这个误解,应当修订为「甲骨文是目前已知的最早的成熟的汉字体系」,这几个修饰的定语不能丢掉。实际上目前可以看到的商朝后期的甲骨文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了,必有所传承。目前还没发现可靠的夏代以及商代早期的出土文字,相信应与甲骨文有直接的传承关系。而一些原始社会时期遗物上的图画、符号,可能是最原始的汉字。但是很零碎,不成体系。因此这种说法和「共产党没有自己的文字,繁体字的『黨』是国民党所造」一样可笑。2.「周」甲骨文不从「用」。「周」从「用」是《说文解字》根据小篆字形立说,实际上甲骨文中「周」从「田」形,而不是「用」形,中间一般带有小点(极少数不带)。「田」形「周」两侧的竖笔若是慢慢下延,就形成了类似「用」的结构。直到西周晚期的《無叀鼎》中(下图金文有收,第二排第三个字),才出现与《说文》小篆「用」写法一样的字形。(注意看下图「周」字头旁边所附带的《说文》小篆字形)「周」的甲骨文金文字形构意不明,现在学界主要有三种意见:认为「周」象界划分明的田畴之形,小点象禾稼之形。鲁实先、周法高、徐中舒、季旭昇等先生持这种意见。认为「周」象方格纵横、刻画文采之形,为「彫」、「琱」初文(象有雕饰的玉器)。朱芳圃、张世超、何琳仪、黄德宽等先生持这种意见。认为「周」象抽象的密致周帀之形。林义光、李孝定等先生持这种意见。今按,应当说「周」字的构意目前还未达成一致,属于疑难字,待考。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答案一边要利用甲骨文中的「周」字来阐述所谓的「大道理」,一边又根据很后来的《说文》篆形来解释「周」字。结果硬说「周」甲骨文从「用」,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3.「周」甲骨文没有「口」。张光裕先生明确说过:「契文(按:即甲骨文)作~,到了金文才添增口形。」(见上图)孙海波先生在《甲骨文编》中也明确说:「卜辞『周』不从『口』。」「周」甲骨文均不带「口」,加了「口」的字形要到西周金文才出现。即便有「口」,「口」在古文字构字中也决计不能当「人口」理解。瑾昀按:甲金文方国名用字往往加「口」作分化符号,带口「周」就是在田形「周」初文基础上加「口」形成的,是表示「姬周」之「周」的专用字。这类字据姚孝遂先生在《甲骨文字诂林》中的按语,有「魯」(「魯」甲骨文作「?魚口」)、「商」、「唐」、「吳」等字。由此可见这个家伙只是打着「甲骨文」这个唬人的幌子在招摇撞骗,实际上对「甲骨文」字形本身却一无所知。这也是民科最常用的手段(拿公众不太熟悉的概念胡扯一通)。在自然科学领域,「诺贝尔哥」这样的民科往往集中在数学、物理学方面。而在人文社科领域,「古文字学」也是民科泛滥的重灾区。这些学科门槛比较高,离人民群众的生活比较远,而且比较偏理论,比较适合各类民科们开脑洞。民科写几个玄之又玄的公式、定理(在古文字圈子里,就是试图把古文字往外星人、宗教、生殖器等方面扯,扩大每个汉字所包含的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文化信息),很容易唬住那些没经过正规学术训练的人民群众。民科最初的出发点和最终的目的都是要落在披着现代科学的外衣、宣传自己开脑洞想出来的并不符合客观规律和真相的私货上。这不是科学,这是玄学。都说「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些用野路子研究历史的怪蜀黍们,请高抬您的咸猪手,不要再来猥亵调戏「甲骨文」了。另外推荐看看这篇微信文章:从诺贝尔哥到古文字等圈子的民科们

上一篇:中国新说唱黄旭红牌 考试被抓作弊没有学位证怎么办
下一篇:小欢喜说说 读博士或者拿到博士学位以后经历和感受是怎样的
  • sy_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