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日军的战地伙食是怎样的

2019-12-03 14:50:27

鉴于大家的热心科普及查缺补漏,我又重新查阅资料,并整理了一下。非常感谢大家与我热情互动,也希望大家能多多提出建设性建议,相互学习,相互促进。日本作为亚洲国家,日常标配的主食就是大米饭。作为战地伙食,主食大部分都是糙米加上部分精米混煮,或者大麦加精米饭混煮。但是为何要这样吃?下图是糙米↓日本人在漫长的古代,直到近代,农业,手工业生产力低下,生活困难,他们的食物,副食很少,甚至普通人几乎没有副食。只是用粗粮谷物加薯类充饥。而相对地位高贵一些的武士阶层以上的人,为了彰显地位,主食以去掉米糠的精米为主。同样,明治维新之后,直到二战时期,军队在日本国民的位置,属于除政府之外,至高无上的地位,吃的一定远远好于平民,所以食用精米更是再自然不过的了。日军在西南战争,1874年侵入台湾战争,和甲午陆战,脚气病造成的损失居然比战斗的伤亡还要大。战争恶魔东条英机本人也曾经在日俄战场服役时,也染上了严重的脚气病,差点丧命。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跟他们军队喜欢吃米去糠皮去得太干净这事有关。粗粮本身富含维生素B1,而脚气病,本身就是因为缺乏维生素B1导致的。战场上不能保证他们有丰富的副食,唯一的维生素来源——谷糠,还被去得一干二净。这脚气病,不找那大日本皇军找谁去。因为这吃苦头的,不止军队,当时的日本整个贵族圈差点被这脚气病给毁了。另外要说明一下,此脚气非彼脚气,不是那种霉菌感染的皮肤病,而是一种可怕百倍的致死病,得了会腿脚浮肿,行走困难,肌肉萎缩,代谢衰竭,进食困难,最后会死于器官衰竭或胸腔积液,心包积液,或者因浮肿易在战场条件下擦伤感染,而引发败血症。在幕府时代,很多日本贵族,都死于脚气病,比较有名的就是1866年,死于该病的幕府将军德川家茂。所以,他们痛定思痛,最后,觉得在米饭里面加点大麦,或者糙米精米一块煮,挺好。然后他们就这样愉快地接受了这种粗细搭配的主食。即不会让口感刺口。难以下咽,也不会流失营养。但是,作为近代化军队,只给米饭,不就点菜吃,不够维新啊!光凭着这点,万一缺其他的维生素咋办。所以没说的,大日本皇军要吃菜的干活!可是战场上吃到新鲜蔬菜是很困难的,但是没有蔬菜,很容易因营养不良导致坏血病,他们在战场上缺乏新鲜蔬菜的情况下,就用干蔬菜,鱼干来获取更多的维生素。这也更符合东方人的胃口。关键是,它耐储存,无论是在日本本土,中国的大山深处,昏暗的工事里,还是太平洋小岛。只有能让库内保持干燥,它就可以长久地保存下去。下图是日军兵站里囤积的干菜↓美军陆战一师登陆瓜岛后,因海军在海战斗中有过短暂失利,有部分补给船被击中,因受损严重而自沉,补给舰队见势不妙,回港避风,使得陆战一师曾短暂断粮,甚至很多美军擦屁股都没纸。他们在潮湿的战壕里,啃着硬到可以磨刀片的过期军粮。尽管有人夺下了一处日本仓库,里面堆满了大米,大麦还有部分干菜,干鱼等物资。挑食的美国大兵他们认为里面的东西,只有大米能吃,但是他们做的米饭在我们经常吃米饭的人来看,连剩饭也不如。再加上保存不当,有的都生了虫子,所以一个个吃的肠子发绿,要么便秘,要么拉稀,就这样,还要一边跟日本拼命。下图是美式瓜岛风味米饭↓里面滑稽片段之一,就是第二集里面,他们饭堂外面的菜单,虽然一闪而过,但是这就是美国式幽默的独特之处,再不济的时候当能拿来开玩笑。↓“正餐菜单”(看天色也不像晚餐)①浆糊,没有牛肉②浆糊,没有鸡肉③浆糊,没有虾肉因为我看不出这是米饭,所以就按照我放飞自我,翻译成浆糊,不过能把饭做成这样,这人也是满脑子浆糊。(下面还有,但是被镜头挡住)不过路子野的陆战队士兵什么事都能干出来,他们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手段偷取物资。比如在陆军登陆不久,日军炮火袭击岛内机场,陆军不熟悉日军袭击规律,连忙与宪兵一起躲避炮火,而陆战队仗着日军不会理会海滩,趁机有组织地哄抢陆军刚刚搬上岸的肉罐头,水果罐头和其他副食品。这一段,在《血战太平洋》里有反应,其中比较搞笑的是,里面的罗伯特.莱基向他拉肚子的死党炫耀自己抢来的水果罐头,并且在他面前喝下一罐。结果因为喝的太猛,长期吃糠喝稀的身体,猛的一下接受不了这么猛烈的营养洪流,当场吐得昏天黑地。连美军在缺乏必要维生素的时候,都表现出如此毛明显的身体不适,更不用说体质远远不如美军的日军了!所以,只要后勤能够跟上节奏,日军哪怕吃不上肉,也要保证碗中有蔬菜。战场上为了方便运输,肯定少不了罐头。曾经有人挖出七十多年前的日本红豆饭罐头,而且没有多少变质的现象,由此可见,当年的小日本实力不可小觑。如下图↓然后就是我们一贯提到的日本牛肉罐头,日本原本曾经向美国订购过不少牛肉罐头,但是受不了其咸腻的口味,后来在日俄战争,日本一家食品商提供的日本传统工艺,加酱油,糖,姜片与各种肉类(牛肉居多),土豆,牛蒡,茄子,豆子等蔬菜乱炖的罐头饱受军官士兵好评,这就是有名的“勇者大和煮”罐头。日本军队供应的罐头,基本都撕去标签,都是单一的灰黄色或者灰白色。如下图↓下图的罐头也曾经大量装备过军队,不过大多是来自日本民间慰问团。在美剧《血战太平洋》的第一集里,美国陆战队登陆瓜岛后,向一处被遗弃的日军阵地推进的镜头里,就出现了各种日本罐头盒子。相比国内动不动拿午餐肉的方盒子来冒牌日军的罐头,好莱坞电影工业之强大,细微功夫可见一斑。《太平洋》里面散落的日军罐头盒↓某抗日剧的日军罐头↓说到罐头盒,我教大家一个识别神剧的方法:第一,凡是在抗战剧里,出现方形的日军罐头的剧,基本都是神剧。因为至少二战日军从来没有装备过方形盒子的罐头。当时,也就辨识度极高的美国斯帕姆午餐肉,以及大名鼎鼎,不喜欢撕掉红色标签的,大英帝国咸牛肉罐头,这哥俩才跟方形盒子有交集。就是这样,两者也有区别:斯帕姆罐体尺寸匀称方正,咸牛肉则是一头大一头小的方台型。这是斯帕姆↓这是咸牛肉↓第二,抗战剧中,罐头带易拉环的,都是神剧。易拉环罐头直到越南战争都还没有大量列装呢,二战凑什么热闹。点名批评电视剧《中国远征军》,道具组不能用心买几罐英国咸牛肉吗,毕竟当时远征军吃的较多的,除了后来居上的美军口粮,就是英国咸牛肉罐头了,对于剧组动辄数千万的花销,一罐50多块钱的咸牛肉真的不算啥,非得整了个带拉环的罐头,当然,里面的道具硬伤还很多。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这种罐头如今还在生产!下面的图就是我在某宝上找到的,而且价格不便宜,小日本的东西就是贵。二战时候的一挺歪把子的价格都能买两支美国的BAR自动步枪。但是这些罐头还不是每个人每天都能吃到的,必须在军官同意下才能食用。还有,日军日常吃的最多的副食并不是啥肉罐头,而是腌菜,他们叫做泽庵(外表成黄色,形状为棍块状),福神渍(外表呈红色,形状为小片)。说这些可能你们听不懂,但是吃过日料的朋友,一定吃过大根,通俗点说,就是日本腌萝卜。上图↓日军也有奶糖,其中的森永奶糖就是日军在二战时期主要的供应商,而且跟大和煮一样,至今还在生产。但是这些都是供应给军官,一般士兵,也就抽抽烟,捻一口白砂糖过过瘾。但是相对于连饭都吃不饱,食用盐都缺乏的中国军队,能舔一口糖已经是人间美味。毕竟我们能够普遍吃得起糖的历史不到半个世纪。日本人普遍嗜甜如命,所以他们以吃糖为乐,罐头加糖,饼干加糖,哪怕吃面条汤也会带有甜腻味,所以日本人烂牙率超级高,好多人镶着大金牙,小日本虽然资源短缺,但是诡异的是黄金资源却不少,所以很多士兵都镶着大金牙,以至于后来在太平洋战场上,很多美军士兵经常在打扫战场时,从日军的尸体上撬金牙寄回家来赚外快。日本大金牙在当时众多战利品里算是宝马奔驰级别的。其实当时中国的烂牙也不少,只是辛酸的是,我们的烂牙不是吃糖吃的,而是吃了各种粗糙刺口的谷糠和带有沙石的饭食磨损的,还有营养不良导致牙齿脱落,饭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去保护牙齿。小日本虽然资源短缺,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利的生存环境让他们具有极强的生存意识,在军粮上,他们表现很多超前性。我们军队现在装备的自热米饭,就是日军当时曾经食用的,我们吃的压缩饼干,当时日军就已经装备。虽然说当时美国英国德国都有饼干,但是他们的饼干都是面饼烤制而成,就像我们超市的早餐饼干一样,只有在副食非常丰富的情况下,才会给人饱腹感。但是日军却率先使用压缩熟制面粉的方法,加上一些营养物质,制成了世界上较早的压缩干粮——军粮精。在极端不利或者急行军休息期间用作补充体力,在军官下令下才能食用。当然他们的饼干也不只有一种,他们还大量食用干面包,说是干面包,其实就是把加了盐的死面饼干制而成。有点像英国海军硬饼干和美国南北战争的联邦军硬饼干。还有用糙米膨化之后压制成的压缩饼干。日本人普遍都喜吃梅干,现在的日料店里很容易就能吃到。当时的日军也是如此,它作为日本几类经典食物,在日本人的心中地位,几乎与生鱼片,芥末,纳豆,味增一样重要。尤其是他们经常吃的一种爱国餐——日之丸便当。其实就是一饭盒的白米饭,中间放着一颗梅干,因为梅干都是红色的,所以这让整个饭盒看起来特别像日本国旗。如图↓这特么典型的卖情怀,不讲质量的无良黑心货。跟那个花了五十块钱喝了一杯名为“心痛的感觉”的白开水一样的货色。一大碗米饭就吃这一个梅干,连个叉烧肉,猪脚,香菇油菜啥的都没有。切……但是日本人都愿意买账,因为爱国嘛,果然打爱国旗帜捞钱是最好的营销手段之一。而且这也符合当年日本的穷逼国情,如果日本兵都像美国人吃午餐肉吃到吐,喝咖啡喝得尿咖啡,吃糖吃的营养过剩,一边打仗一边嚼口香糖,可以用巧克力来睡女人,你给他一个这个,他肯定一声“八嘎”,然后把这一盒饭摔在军需官脸上。这一切一切的伙食保证,都在珍珠港事件后,逐渐变成了梦。尤其是对于太平洋战场的日本陆军及海军陆战队来说,一切噩梦才刚刚开始。战争伊始,日军趁盟军为回过神来,快速攻占大片东南亚领土。看似嚣张,其实危机四伏。就像《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面的龙妖孽损人时说的一句:“一个联队能摆出一个师团的进攻架势,再这样追下去,他们估计追的连枪都扔了!”这的确是当时日军进攻是一个写照。进展过快,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战线拉长,补给困难。以至于有人传闻在缺粮严重的缅甸战场上,日军的著名参谋,被称“豺狼参谋”的辻政信,曾经下令日军生吃盟军战俘的肉。别说在太平洋,在滇西反攻时,日军在腾冲,松山都有过饿急了吃人肉的事情。据参加过进军腾冲的高黎贡山战役的远征军老兵回忆,他们攻下来一处阵地,发现日军茅坑里面的屎是黑色的,有人说,只有光吃肉,拉的屎才是黑的。但是日军当时没有多少粮食,哪来的肉呢。与此同时,全程参加高黎贡山战役的美军参谋长弗兰克.窦恩发现了日军指挥部厨房,里面的情景让他心惊肉跳:里面堆满了被剁成碎块的尸体,被砍成段的尸体堆在地上,有些尸体只剩下骨架,有的尸体被剥去了皮,蛆白花花的一片,墙壁上,房顶上,横梁门框上,爬得到处都是……(我又补充修改了一下,原来的资料有错误。)同样,在印度英帕尔战役,日军把亡命之徒的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只想进攻,而不注重后勤,以为英军会像香港,新加坡和第一次滇缅会战一样,一触即溃,望风而逃。他们的长官——牟田口廉也,一个把二战日军将领各种混账作风于一身,集百家奇葩之大成者,居然认为“皇军遇见英军,只需要朝天开三枪,对方肯定吓得屁滚尿流地往回跑”,他还要求部队不要准备太多物资,太沉,我们走不快,要准备就准备一点牲口啥的,平时驮东西,饿了就杀了吃肉,等到吃完了,我们也就差不多把英国人打败了,然后就享用他们堆积如山的物资……我觉得他可能前几次跟英国佬打仗,吃缴获的英国咸牛肉罐头吃的太多,脑子被齁坏了!哼,这只是个开始,他脑子被齁坏的事还在后面呢!当小牟听到下级报告说部队严重缺粮时,他说出二战中,最有名的混账话之一:“这缅甸丛林树林密布,我们日本又是食草民族,你居然告诉我你们没有粮食!”结果,几万日军部队,在英帕尔的雨林中,一个个变成了饿鬼,因为饿病而死的人数都超过了因战斗伤亡的人数。英军几乎每次在击退日军后,都会在日军阵地上发现大量嘴里塞着野草的日军尸体……我想那些日军与小牟地下相遇时,一定对小牟说:“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良心大大的坏了!”总体来说,日军在中国战场上,除了在一些偏远山区以及战局极为不利的情况下,很少有缺粮的情况,因为通过征收,扫荡,他们可以获得大量的新鲜蔬菜,甚至鲜鱼鲜肉。扫荡后的日军↓所以,中国战场的日军伙食还是可以的。但是太平洋各个岛屿上就惨了。瓜岛战役中后期,日本海军被美军压制,运输粮食只有趁着夜色,通过驱逐舰快速运输(因为驱逐舰跑的快,比运输舰灵活),但是只能运送少量的物资,这种方式被称为“东京快车”或者叫“老鼠特快”。后来被逼的没办法了他们用油桶装上物资封死,然后用绳子棒成串,挂在驱逐舰上,靠近海岸,在涨潮的时候,把绳子割断,让这些物资,自己去浪上岸去,然后日本兵赶紧连滚带爬地过来取,终于有了一个新的歇后语————海运不用船——全靠浪。这种运输,也被人称为项链运输。不过,可悲的是,这种运输,只成功过一次。其他的,大都被美军火力给炸坏在海里。所以,当时瓜岛除了饿殍遍地的悲惨场面,还会有一些为了物资而不要命,被美军火力炸开膛的日军士兵,临死前还在徒劳地往自己嘴里塞着大米和海水海泥的混合物,然后一边塞,一边从下面的伤口往外漏……整个瓜岛,日军死亡两万多人,其中,有接近一万人是因为病饿而死,瓜岛,日军的饥饿游戏。尤其是后期,日军岛屿守备队都把粮食留在最后战斗之前,让士兵吃饱,平时,士兵只有饿肚子。喝点野菜汤,紫菜汤,海带汤,不明生物做的汤,我们现在看他们吃的不错,但是如果只让你吃这些,不给你粮食吃,你试试。特别是遇上一些岛上,没有水,更惨,比如硫磺岛,整个岛屿就是用火山灰堆起来的,哪来的淡水,除了下雨之外,所以他们在岛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盛水罐子,当时日军都渴到喝树汁,树被喝死了,就在树干上绑满罐子,以方便下雨的时候能多攒点水,至于吃的,能逮到什么东西就吃什么,只要吃不死人,哪怕吃草也行。当时日本士兵都看着运输船运来的洋葱都流口水,但是他们吃不到,因为这仅有的洋葱也是给军官吃的,他们继续喝自己的紫菜汤,海带汤,没有任何调料,然后期盼着能吃一顿粮食,哪怕喝一碗味增汤也行。在美军登陆前夕,硫磺岛的最高指挥官栗林忠道给每个士兵都发了饭团,米饭,让他们饱餐一顿,。不知道他们在吃的时候,心情如何?但是也有精明的日军将领能够现地自救,比如驻守拉包尔直到战争结束的今村均大将,巧妙利用自然环境,自己生产,丰衣足食,就像当年我八路军南泥湾大生产一样。在后勤彻底被截断的情况下,没有被饿死病死。我们来认识认识这个一手打造日本的“南泥湾”,日本版夏侯惇——今村均大将。他是日军中少有的军政双优,体恤下级,品质优秀的将军。他小时候直到九岁还尿裤子,上课总是睡觉,体质虚弱。总是被同学嘲笑,但是在十八岁那年,在日本陆军大学第28期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获得大正天皇赐刀。57岁被晋升为大将。不过他曾经经历过一次有意思,但是死里逃生的意外。为了石油,他带领舰队进攻荷属东印度群岛,这是他第一次亲身参与海战。在战前,他说他自己就算是淹死,也要打这场仗,还不止提了一次,还一个劲提。这flag立的,真的,不淹他一次都不好意思了。结果,懦弱的海军马鹿的失误,让他的乘船被友军击沉,在船舱漏水急剧下沉的时候,他还在努力回想自己学生时代的游泳要领。结果他裹着一身的重油,在海里游了三个小时,才被救上岸。第二天,海军赶紧来谢罪,说没有保护好他,对于友军误伤的事,一个字也没敢提。在他战后翻看某海军将领的回忆录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舰体是被美军击沉的。在他的带领下,拉包尔的日军在四面被围,后援断绝的情况下,直到投降时,人员死亡极少,不像其他的日军,哪怕没有美军进攻,光是饥饿疾病就把他们整死了!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把拉包尔建成了一个生态农业基地,手工制造基地,以及军工修理基地,大到战斗机,小到烟酒糖茶,他们都能自己生产。他们在投降时,还向澳军得意洋洋地展示他们组装好的战斗机。还说他们能够在岛上至少再坚持十年。澳大利亚原以为他们也会跟其他岛屿的日军一样,饿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只派了3000人接受他们投降。当他们面对这么多日军及日本侨民时,一个个傻了眼,感觉自己不是来受降的,是来投降的。他带领的日军纪律严明,没有出现任何骚乱,严格执行盟军的命令,哪怕做俘虏,也要做的立立正正的。把武器擦的干干净净,摆放好了。给3000澳军修的住所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然后自己钻进了给自己修的茅草屋里等待命令。这让盟军对这位日本军人刮目相看。他在澳洲战犯监狱里被释放后,反思自己的战争罪行,并且写下战争回忆录。余生一直都在忏悔,而且他对日军南京大屠杀供认不讳,且极力批评谩骂战后日本国内一些军国主义思想残余势力,称他们是把日本毁掉的罪魁祸首。以上都是日本陆军马鹿,说到日军伙食,不得不提日本海军马鹿,但是因为篇幅有限,我也只能简单讲讲。日本向来重海轻陆,以至于陆海军关系非常紧张,连当年硫磺岛的栗林忠道都差点被海军陆战队的人给穿小鞋。你说说能不紧张吗。甚至都有人说日本的所有兵种只有三分之一跟外敌打仗,剩下的,全都是陆军和海军之间交战。其实这样难怪陆海不合,你想想,海军都能造出在硬件指标上把欧美各国按在地上摩擦的“武藏”“大和”战列舰,能够和欧美国家海军打个来回的舰队。但是却造不出能够在诺门坎战斗中,抗住苏军BT-7快速坦克一发关爱的坦克。也同样造不出能够威胁美军谢尔曼打火机的炮。使得陆军打仗全靠信仰加成,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然后看到海军的装备,一边眼红,一边说海军马鹿懦夫,你要知耻。同样在伙食上,海军也是完爆陆军,日本传统手艺做的精制米饭,不就菜都可以吃的香甜的那种,还有鸡蛋羹,清酒,干制海苔,生鱼片,水果蔬菜,猪肉汤,牛肉羹,羊羹这样的甜点更是随时供应,不像陆军为了吃个羊羹,不惜花掉自己一个月工资。偶尔来点西式蛋糕,各种冷菜,有时还能吃到日本的传统甜品——水馒头,骨汤面更是应有尽有,给人一种家里的感觉。正当陆军在为能够吃上一顿加了几片叉烧肉的豚骨拉面而感激涕零,愿意随时赴死时,海军这边光吃咖喱牛肉盖浇饭都吃的想吐,看见生鱼片就烦,可以喝清酒喝到抱着战友跳脱衣舞耍酒疯,寿司当做日常,没饭吃才肯冷饭团加冷茶,这一点,硫磺岛的守备队哭死在散兵坑里。军舰舰体越大,菜品越丰盛,最最有名的当属“大和号”,日本的“大和旅馆”,连奶油冰激凌都有。西式菜品冷盘更是多种多样。整个二战,他全程打酱油,没有太大的损失,最大的损失就是在1945年4月7日“联合舰队”集体板载的“天一行动”(又名“菊水特攻”)中,他被美军击沉。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没有多少损失的还有日本专业护航六十年的“雪风号”,又名——风.专业护航.全程欧皇扫把星.全场最佳.日军锦鲤.刚枪王.雪,英文名——Crazy.Lucky.Snow。人家小雪是在战斗中一路欧皇,活下来凭得是本事加运气加成,在1945年4月7日,“联合舰队”集体万岁冲锋时,他只中了一发炸弹,而且还是一发哑弹,最重要的是回去之后被发现的,此战,“联合舰队”全军尽墨,但是小雪在没有当过一次逃兵,没有一次消极避战,而且火力全开正面硬刚的情况下,整个二战中只死了不到十个船员,失踪两人,舰体几乎完好无损。你说说,人家“大和号”,一代旗舰,好歹还带头死了2498人呢,你就死了这点人,要不是人家别的军舰全程见证,真以为你是那懦弱的陆军马鹿(雪风号:去你妹的,你有本事给我来个侧方停船,倒船入库,S弯道躲炸弹试试,不要在地上逼逼赖赖,有本事倒海里来,你看我救不救你),此时,沉在海底快三个月的“时雨”号羞愧地低下了头。解释一下我刚才玩的雪风与时雨梗:哥俩同为幸运加成的扫把星,本着护航谁,谁倒霉的原则。“雪风号”在队友落难时,救下来不少船员及伤员。而“时雨”却少的可怜,不是说“时雨”不道德,是因为队友每次还没有让“时雨”救,基本上死得干干净净,“时雨”最大的功劳也许就是收尸了。然后,“时雨”没能活到最后,在1945年1月27,被美军潜艇击沉。“吴之雪风,佐世保之时雨”,日本两大不死鸟,只有“雪风”孤零零活到最后。不过人家军舰幸运,人家船上的人也幸运,四任舰长,都是安度晚年而善终。不像你们陆军马鹿,要么被判死刑,要么吃好几年牢饭还得写检查作报告。说到这里,日军的伙食也就差不多了,记得之前百度里面有个几万字的文章,叫《恶魔的饱食——旧日本帝国陆军伙食》,里面对旧日军伙食的发展写的非常详细。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到了这里,我也简单总结一下。日军伙食,无论从材质还是从做法上,都体现了东方人特有的习惯,富有生活气息且注意节约,这与当时日本国情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好多人受抗日神剧的影响,对他们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他们一个个都跟饿鬼一样偷鸡吃。但是实际上,日军整体的伙食标准还是非常科学且极具特色。在保证营养的同时,也照顾士兵口味。不像英国搞出令人恐惧的咸牛肉罐头,也不会像美国,德国搞出油腻不堪的肉罐头和其他食物。以至于好多远征军士兵在啃着美国罐头时,仍然对缴获的日本的牛肉罐头念念不忘。对于日本,这个超越了我们中国老师的学生,我们一定要好好反思,好好提防。尽管我们现在也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不要像老话讲的——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他们的虎狼之心并未因战败而消除,谁能料定,他们不是二十一世纪的越王勾践呢?如今网上充斥太多煽动民族仇恨的言论,总是抱着勿忘国耻,抵制日货的心理去审视这一切。但是对方不会因为你的仇恨而尊敬你,惧怕你,反而他们会更加骄傲:当初我们给你们留下了多少恐惧和不堪,才使得你们如此记恨我们。同样是被他国屠杀,为什么我们现在不怎么恨越南,而这么恨日本?总而言之,胜人者力,自胜者强。只有自己反思,不断地自我完善,战胜自己,我们才能强大起来,到时候,这一切的仇恨也仅仅是一个血色的符号,醒目,但无关紧要。

上一篇:金庸小说里有哪些不易发现却很打动人的小细节
下一篇:寂静岭系列中你觉得哪一代最经典
  • sy_logo